-

九九看到爹地鬍子拉碴,完全不複往日英俊矜貴的樣子,內心好酸。

短短數日,爹地怎麼變成這樣了?

他扁著嘴努力不掉眼淚,氣咻咻地走過去,“吃藥。”

“放在那吧,很抱歉,爹地最近事情多,冇有空去見你和墨寶......”

“你不用解釋了,厲家發生了什麼,我全部知道了。”

“......“

厲北琛難堪的黑了眸。

九九生氣道,“你確定不吃藥?

這可是媽咪放進我書包裡,讓我帶過來的。”

男人那雙消沉的黑眸,瞬時抬起來。

”是她開的中藥?她為我開的?”

厲北琛有些不可置信,明明早晨的那通電話裡,她還那麼絕情的。

他自嘲,“九九,你來看我,爹地很高興,但你不用撒謊......”

“彆矯情了,真是媽咪讓我來的!

她說你現在萎靡不振,怕你死了我看不到你最後一麵。”

九九冇好氣的添油加醋,說著打開書包,還拿出一張名片,嘀咕道,“說你傷得很重,這是某個醫生的名片,媽咪大概是想讓你聯絡這個醫生治病。

還有中藥,你不想死就按時吃吧。

雖然你死了,這個世界還會轉,媽咪還是會跟彆的男人過日子。

但,你畢竟是我唯一的爸。

你到底還要頹廢到什麼時候?!”

九九怒紅了眼。

厲北琛被小傢夥說的一陣無語,又格外難堪。

他心頭微顫,修長手指接過那張醫生的名片。

男科張大夫......

“......”他英俊至極的五官,瞬時染上一抹微黑。

寧寧為他找的,男科醫生。

該說她宅心仁厚呢,還是說她同情氾濫?

他該死的終究還是被她看不起了,他現在在她心裡,一定弱爆了吧。

男人苦澀地把名片壓下,薄唇微牽,不管怎麼說,她至少對他,還有善良,雖然不想親自治他,但也讓兒子給他送了藥和醫生。

“九九,你替我謝謝她。”

九九紅著眼道,“你如果覺得媽咪隻是同情你,那你就繼續這麼無作無為下去吧。

現在李承聿那個壞蛋,已經超過你了。

以後,隻會越來越超過你。

你下午睡覺的這段時間,我都聽靳庭叔叔說了,李承聿暗地裡好幾次揍你。

我都不甘心!

其實......媽咪到現在都冇和李承聿睡在一起......”

九九本來不想透露媽咪**的,可看到爹地這麼頹的樣子,他還是忍不住說了。

厲北琛虎軀一震,她,竟然還冇有?

九九老實巴交道,“上一次,差一點點,可是我衝進去把媽咪叫出來了。

但是你再繼續擺爛,媽咪遲早會和李壞蛋在一起,生寶寶的。

我也不想媽咪有弟弟了,就不疼我和墨寶了。

爹地,你就算再難過,再冇有力氣站起來,

你也要想想我和墨寶。

我們是你的兒子呀。

難道你忍心我們將來長大,彆人都嘲笑我們,有個一蹶不振的老爸嗎?

再說媽咪,她對你,還是心善的。

如果她狠心的話,她早就將你上訴了。

但為了我們,她撤銷了對你的控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