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51章統計數據

陳曉琪的斷然拒絕,讓許一山不免有些小小的失落。

但仔細一想,便又釋懷。陳曉琪這正是有情有義啊。她冇有因為黃家家道中落而看不起黃大嶺,也冇有因為恩怨而將他落井下石。

她能這時候主動去看望他,並非心裡藏有私情。反而是一種大愛,讓她不想放棄曾經的故人。

心唸到此,許一山不禁暗自自豪。想起當初父親以斷絕父子關係要挾他放棄陳曉琪,而他堅持不放棄,纔得到這樣一個貌美如花,心有大愛的女人。

原來衡嶽市每週一次的日常工作會因為許一山要兼顧融城管委會的工作而作了改變。現在固定下來的就是每月兩次常委會議。

許一山回來,常務會議立即召開。

會議兩個議題,一是彙報綜合上半年全市經濟發展的數據,擇日向社會公佈。第二個議題,決定是否在全市開展為期一個月的打擊為犯罪專項活動。

因為會議的需要,市統計局、發改委、以及相關政法單位被擴大列席進來。

上午研究第一個議題。市統計局長作了專項發言。

衡嶽市在上次全市人事大調整時,調離兩委常委。周琴赴省宣傳部擔任副部長。聶波調往陳州擔任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

空缺下來的兩個常委名額,一個由費勁接替聶波位子擔任。另一個由新晉班子成員劉思誠擔任。

班子成員發生改變後,平均年齡還是維持在35歲左右。被譽為全省最年輕的地市級常委領導班子。

統計局長的彙報占用了整整一個小時。他詳細地彙報了全市七縣五區的具體情況,其中特彆指出,茅山縣年度GDP已經超越全省所有縣區,名列第一。

全市GDP在全省排名第三,落後於嶽州一個百分點。

排在第一的,自然是省府所在地——桔城市。

聽完彙報,許一山沉默不語。

全省每年都有兩次GDP排名。這個排名能真實準確反應當地的經濟情況。三十年前,衡嶽市是僅次於桔城排名第二的經濟強市。二十年前,衡嶽市已經淪落在全省第七第八的位置。逸陽、香河,甚至是陳州這樣的邊遠地區,都曾強壓過衡嶽市。

兩年前,衡嶽市還是胡進主政的時候,排名就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已經從排在中位逐漸上升到第五名了。

“我們的統計,有冇有水份?”許一山在沉吟好一會之後,提出質疑。

統計局長信誓旦旦說道:“我敢以黨性擔保,這次的統計絕對冇摻雜任何水份。”他說過之後,似乎感覺到言猶未儘,嘀咕了一聲,“彆的地市,我就不敢擔保了。”

統計局長的話,引起一陣會心的笑聲。

在座的誰都明白,現在統計不做假,幾乎很難通過上級的審查,也會直接影響到地方主官的提拔與晉升。

統計數據就是變相的晉升表,數據越好看,晉升的速度與力度就越大。

統計數據摻假,早就成為一種心照不宣的公開秘密。

虛幻的數據下,往往掩蓋著令人觸目驚心的現實。

“很好!”許一山稱讚道:“彆人我們不管,我們衡嶽市一定要做到數據真實。各位,我理解大家的想法。我們的數據不好看,可能會讓一部分同誌在晉升的道路上遇到阻礙。但是,我想請大家想想,我們當這個官的初衷是什麼?不就是想發揮自己的能力,讓社會變得更美好一些,讓老百姓生活得更幸福一些嗎?”

他指出,“嶽州的數據比我們好看。我相信他們也像我們一樣,不會摻雜任何水份進去。因為,現在嶽州的一把手,就是我原來在省委黨校學習的老師。他是一位正直、樸實的同誌。他的人格註定他不會往數據裡加註缺乏良心的粉飾數據。”

“嶽州這次超越我們排名全省第二,我們不用懷疑他們的數據。但是有一點我們必須認清楚,那就是嶽州的天然條件,比我們衡嶽市可能要強不少。”

許一山之所以說出來這番話,本意就是給在座的同誌打氣鼓勁。衡嶽市能在短短的兩年多時間,從排名第五躍升到全省第三。不要少看往前移的這兩步,這兩步所付出的努力,幾乎耗光了全市同誌的全部精力。

同時,他還有另外一層意思在裡麵。他想暗示給在座的各位,嶽州是以日化石油產品占據著市場的高地。而這些得天獨厚的條件,衡嶽市永遠不可能擁有。畢竟,在嶽州,排得上號的國有大型企業就有三家。這三家當中任何一家的體量,都要遠超號稱衡嶽巨無霸的衡江集團。

在上一輪的全省人事調整中,嶽州的劉教授已經晉升為嶽州市委書記。他被譽為“學者型”官員,與許一山這個“經濟型官員”相得益彰,一南一北占據著中部省的兩翼,就像兩顆明星一樣,烘托著中部省這顆大明珠熠熠生輝。

“同誌們,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向在座的各位,以及全市人民表示衷心的感謝。感謝你們的辛勤勞動,感謝你們的無私奉獻,才讓我們取得今天這樣的成績。一句話,我對今天的成績感到很滿意。但是,我們不要驕傲,接下來,我們繼續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八仙過海,爭取在下一次的全省GDP排名上,超過嶽州,超過桔城。”

會議室裡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

許一山可能是他們見過說話最接地氣的官員。這個從來不說空話、套話,一心務實的領導乾部,徹底將乾部們的心歸攏在了一起。

上午的會議開得熱烈而緊張。會議氣氛在後麵變得越來越輕鬆了。

這也是許一山上任兩年多來,第一次在內心深處感覺到了揚眉吐氣的一天。

要知道兩年前他剛接任衡嶽市委書記時,在第一次全體常委會上聽到衡嶽市未來十年的財政都虧空的時候,他真有想哭的衝動。

那時候的常委們,也冇有一個像今天這樣,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一層笑容。

他記得自己當時看到李朝亮那張比苦瓜還苦的臉時,他就知道一座沉重的大山壓在了自己肩上。

功夫不負有心人,這兩年他大力支援茅山外企,組建衡江集團,優化產業結構,硬生生將衡嶽市從泥潭裡拖了出來。

下午的會議,著重研究政法委關於開展百日打擊違法犯罪活動的報告。上午,政法單位未列席。下午,統計、發改委等單位也將不列席會議。

中午,許一山邀請了費勁在辦公室一同就餐,由機關食堂送來飯菜。

他需要時間與費勁提前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