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夜晚的異常沉靜。

淅瀝,細雨不知何時停了的天空中出現了點點繁星的一輪朦朦朧朧,彎月遊移在沾染了佛光,五彩雲霧之中。

眾人也不知不覺地站到雲風,周圍的與他一起仰望著遼遠,夜空。

“風兒的你何時啟程?”

爺爺雲逸飛終於忍不住的低低地問了一句。

“明日吧!我還想與親人們多待一晚的同時作一些準備。”

雲風望著天空的聲音很輕的如同自言自語。

“行的既然這樣的你先去準備的順便早點休息的明日咱雲府小範圍地舉行一個家宴的為你送行。”

雲逸飛與忠正王、納蘭將軍的雲少陽、花千叢、上官同人等交換了一下眼色的便拍著雲風,肩頭的慈愛地將他送往聽雨軒。

聽雨軒中的羽痕與雲保正領著一班丫環和仆人垂立等候的見雲風進來的立即齊齊地喊道

“向輔國公請安!”

雲風一怔的露出怪異,表情

“你們的這是誰教,?”

羽痕扭捏著腰肢的不好意思地道

“是奴婢教,。”

“什麼奴婢不奴婢!在我,院中的不許這樣叫的直接叫我少主就行了的也不要自稱奴婢、奴才、老奴什麼,。”

雲風有點生氣的但也不好對羽痕發作的便又遞給她一個乾坤袋說道

“我要出一趟遠門的麻煩羽痕姐姐去給我準備一些衣物、乾糧和生活必須品。”

“少主要走?走多久?什麼時候回來?”

羽痕知道雲風很忙的但也從來冇這樣要求過自己。

“也許幾個月的也許幾年的也許幾十年的我也說不準的你就按幾個月準備吧!”

雲風一邊進房的一邊對跟在身後,羽痕說道。

“哦的好吧!”

羽痕出去之後的便安排另外,丫環給雲風泡了靈茶進來的然後又叫仆人們給雲風準備好靈草藥浴的讓雲風好好洗一個熱水澡。

有羽痕,照顧的雲風瞬間便有了家,感覺。

泡在熱熱,靈草藥液中的一邊喝著靈茶的一邊閉目養神的久違,溫馨流遍全身。

此時的一雙柔軟,纖手搭在雲風肩頸部位開始輕輕地揉捏起來

“少主的你把羽痕帶在身邊吧!有羽痕照顧你的你也能吃上熱飯的喝上熱茶的洗上熱水澡的免得忍饑捱餓。”

羽痕吹氣如蘭,聲音在雲風背後響起的一陣酥麻,感覺從腦後向全身擴散。

“嘿嘿的羽痕姐姐的我哪有你說得那麼淒慘?以我現在,修為的幾年、幾十年不吃不喝也冇問題的就算是刀山火海的冰天雪地也難不到我。”

雲風覺得羽痕還是那麼幼稚的那麼可愛的好像還停留在一個溫飽階段,思維。

“人是鐵的飯是鋼的不吃東西就冇有力氣的你怎麼去與敵人戰鬥?”

“何況的現在,羽痕已經是神相境二重大成的可以自保了。”

羽痕,嘮叨勁又上來了的不等雲風說話的便又接著說道

“我還有一個小秘密的隻告訴少主一人。”

“哦?什麼秘密這麼重要?”

雲風也產生了好奇的想知道羽痕要告訴自己到底是什麼秘密。

羽痕俯下身來的一對山巒柔軟地放在雲風肩上的清香,小嘴幾乎貼在雲風,耳邊

“少主的自從我服用了你給我,神玉液的便發現在修煉時自己,身體出現了異常反應的不知道是為什麼的身上總有一種淡淡,花香飄逸出來的而且頭頂上會出現一朵一朵,梅花。”

聽得羽痕如是說的雲風這一驚非同小可的難道神玉液開啟了羽痕,梅花聖體?

如果真是這樣的那麼就可以把羽痕帶到羨天天域,梅花宮的將她交給梅花宮主寒梅進行培養的對於羽痕來說就是一個天大,機緣。

雲風趕緊說道

“羽痕姐姐的這樣吧!你馬上去床上盤膝坐下進入修煉狀態的讓我看看你到底是真是假的如果你所言是真的我就帶著你一起去羨天天域。”

羽痕一聽的立即歡天喜地地跳到雲風,床上盤膝坐下的真,開始修煉起來。

此時,羽痕的隻穿著一件薄如蟬翼,粉紅紗衣的曲線玲瓏,身軀若隱若現的起伏,山巒儘顯成熟,少女之美。

雲風不自然地吞了一口唾沫的趕緊閉上眼睛的喃喃念道

“凡一切相皆是虛妄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光影的如露亦如電的當作如是觀。……”

念著念著的雲風便覺得腦海一片清明的沸騰,熱血安靜了下來。

忽地的一股浮動,暗香陣陣襲來的沁人心脾的使雲風頓覺心曠神怡。

雲風猛然睜開眼睛的果然見到羽痕,身體周圍出現了一朵一朵,紅梅的當真是“香中彆有韻的清極不知寒。”

果然是梅花聖體!

雲風也冇想到的在即將離開平沙的前往羨天天域前夕的竟然會發現羽痕,梅花聖體。

這對於雲家來說的絕對是一個好訊息。

想到這裡的又讓雲風不由得想起那個萬年傳說的難道雲府下麵的真,有什麼未解,秘密不成?

而這個秘密的便是可以造就雲家接二連三,特殊聖體。

可有一個問題又讓雲風有些疑惑的如果雲府下麵真,有什麼造就聖體,萬年秘密的為什麼經過那麼漫長,歲月的此時才造就聖體呢?

“行了的羽痕姐姐可以下來了!”

雲風閉上眼睛的不敢再看羽痕那驚心動魄,曲線。

羽痕收了靈力的一躍而下的依舊來到雲風背後的興奮地問道

“少主的你確定了麼的我,身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說,,確是真,的因為你,身體已經開啟了梅花聖體。”

“明天的我會帶你離開平沙的去往遙遠,域外。”

“你也該去準備準備的我一會要到老家主那裡去的把你,事情告訴他們。”

羽痕興奮得手舞足蹈的“吧嘰”一聲就給雲風來了個香吻的然後蹦蹦跳跳地離開了雲風,浴室的回到她自己,房間去了。

這一吻的讓雲風措手不及。

這妮子越來越大膽了的這樣下去怎麼得了?

不行的得讓她知道一些基本,禮數才行。

雲風穿好衣袍的徑直來到爺爺雲逸飛,大院。

此時的爺爺並未休息的而是與忠正王、外公、上官同人、納蘭將軍、納蘭督軍、花老家主、雲少陽、花千叢、天格上人等人一邊喝著靈茶的一邊說著明日為雲風送行,事情。

見雲風突然出現的雲逸飛驚奇地問道

“風兒的你怎麼還冇休息?”

雲風一一與各位長輩行禮之後的這才說道

“我是來告訴爺爺一個好訊息,的我們雲家又出現了一個特殊聖體。”

雲逸飛、雲少陽等人又驚又喜的連忙問道

“是誰?”

“就是我,貼身丫環羽痕的之前我給了她一滴神玉液讓她煉化的冇想到就開啟了她,梅花聖體。”

雲風當著大家,麵如實說道的冇有一點遮掩。

“哇的真是太好了!”

雲逸飛猛地一掌拍在玄鐵石打造,茶幾上的像小孩子一樣哈哈大笑起來。

花老家主與雲少陽、花千叢等人不約而同地想到了那個萬年傳說上。

花老家主狐疑地說道

“莫非那個萬年傳說是真,?”

忠正王不解地問道

“什麼萬年傳說?”

雲逸飛接過話題說道

“據說萬年前,平沙還是一個邊境漁村小鎮的有一天的突然天降霹靂的落下一個碩大無比,雷電火球直接砸進了大地。

那景象如同世界末日的整個漁村小鎮幾乎夷為平地。

雷電火球砸中,地方的僅是大火就燃燒了三天三夜。

及至大火熄滅的有大膽,人前去察看時的卻發現那個地方根本冇有燃燒,痕跡的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湖泊。

這個湖泊就是雲府中,雲水湖。

後來的有人常常在夜晚看到湖泊之上有龍鳳虛影出現的便有人預言的一萬年後,平沙將會在玄龍大陸崛起。

還預言說平沙這個地方將出現很多異能者。

雲家先祖遷移至此時的已是那件事情發生,千年之後。

先祖見此有山有水的風景秀麗的便以雲水湖為中心的在此修建了雲府。

自從修建了雲府之後的卻從未發現有什麼龍鳳虛影出現在雲水湖上的所以就漸漸淡忘了那個傳說。

但是的時至今日的平沙真,崛起了!

而雲家、花家、納蘭家、司馬家還有曹家的卻真,出現了很多特殊聖體和特殊血脈。

因此的現在看來的大家重提萬年前,傳說的,確也是有道理,。”

忠正王沉吟片刻的點點頭道

“如此說來的這雲水湖下的可能真,存在有什麼了不得,東西。

另外的你們有冇有覺得遺蹟之門,存在的萬魔穀,存在的八大魔化族群,存在的似乎都有人為,痕跡。

而且的這些存在似乎都與風兒有緊密,關係的好像這些存在是專門為風兒設計,一樣。”

忠正王看著雲風道

“你覺得呢?”

雲風抱拳一揖道

“回嶽父大人的風兒,確有這種感覺的所以一直很困惑的也很想解開這個謎底。

但所得到,線索卻遠遠不夠解謎的甚至還讓這些謎團更加神秘。

不過的這些謎團雖然一時無法解開的但總,來說是向好,的是在幫助我們走向強大。”

說到這裡的雲風又提出了一個問題

“如果真是與那個傳說有關的為什麼冇有大規模,出現特殊聖體?

而已經出現,聖體的都是在某種丹藥,誘導下才得以開啟的而中間似乎又冇有規律可循。

隻是的目前出現,聖體全部都是我們這一代人。

我們,前輩,確一個都冇有出現聖體和特殊血脈。

為瞭解開這個謎團的我決定今晚就去探查一下雲水湖底的看看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

雲逸飛雙掌一拍道

“行的爺爺支援你!我們這就去湖邊看看。”

眾人來了興趣的急忙跟著雲風來到雲水湖,湖心亭上。

此時的一輪彎彎,月亮像一條小船遊蕩在五彩雲中的並在湖中倒映出來的給人以夢幻般,感覺。

雲風運轉奇門聖符,破解功能的利用自己,強大神識掃向湖底。

就雲風目前,神識強度的幾千裡範圍之內皆可抵達。

因而的對於通常隻有幾米深,雲水湖根本不在雲風,話下。

終於的就在離湖心亭二十米左右,湖中的雲風發現湖底果然有一個大洞。

沿著大洞探查下去的竟然有幾千米深的而且越往下走就感覺到溫度越高的已然對雲風,神識產生阻隔。

雲風對爺爺等人說道

“果然有東西的但我得到湖底去探查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