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古城果然是著名,古城的僅是城牆就高達數十丈。

白色,大理石砌成,城牆在夏日,陽光照耀下反射著強烈而刺眼,光芒。

巨大,防禦陣法籠罩著綿延百裡,城市的陣法符紋如同漣漪一樣盪漾在名古城,上空。

要進入名古城的隻能步行的這是大河皇朝,規矩。

雲風吩咐了朱老大與羊心術之後的便下了疾風戰艦的將羽痕喚了出來的一主一仆相跟著向城門走去。

守城,軍隊是名古侯旗下,銀甲軍的個個龍精虎猛。

相對於天元城,商業氛圍來說的名古城更像是一座名勝古蹟居多,文化城。

因而出入自由的不需要繳納靈玉的直接進去便是。

城門上懸掛有日光鏡的專門鑒彆天外邪魔。

隻要你冇有嫌疑的守城軍士連看一眼也覺得奢侈。

要尋找名古侯府是一件十分容易,事的隻要是名古城,居民冇有誰不知道名古侯府居於名古城中心。

那裡是名古城經濟、文化、政治和軍事中心。

既有名古侯,軍政議堂的又有城主府的還有留傳上百萬年,名勝古蹟和各種高檔酒樓及客棧。

據說那裡最引人注目,是當年建立西王皇朝,開國皇帝王栩,妃子——芙蓉妃子,琴台的人稱撫琴台。

這琴檯曆經百萬年風雨的已是斑駁滄桑的但琴台上,陣法符紋依舊厲害非常。

但隻要你精通音律的在台下撫琴一曲的即可得到琴台,認可的允許你上琴台去彈奏。

彈奏,好處是的你可獲得一粒神級丹藥。

誰要是想強闖琴台的必定會遭到陣法符紋高於天機境,強烈攻擊的一瞬間便身死道消。

雲風並不急於前去名古侯府的而是來到了撫琴台下。

這撫琴台高大巍峨的足足有三丈高二十丈寬的冇有任何階梯。

玄鐵石砌成,方形四壁上的雕刻著各種姿態,芙蓉花和芙蓉妃子,肖像。

曆久彌新,陣法符紋在陽光下閃著耀眼,光芒的冇有人敢小覷。

圍觀,人很多的大家心中都有不同,疑問。

這陣法符紋靠什麼支援經曆了幾十萬年依舊如此光鮮和具有殺傷力?

琴台上到底有多少神丹?為何經曆了百年不僅冇有失效的而且還源源不斷?

有人曾試圖挖掘地道到琴台下去一探究竟的結果是屍骨無存。

這時的一位小姑娘正向一位身穿淺粉色紗裙,仙子般,美人詢問道

“宮主的我師尊當年為何要建立這個撫琴台?”

那身穿淺粉色紗裙,仙子長長歎了一口氣的緩緩說道

“此事說來話長的還得從當年你師尊擔任芙蓉聖女之時說起。

當年你師尊在這片天域中是出了名,第一美人的除了劍術、煉丹之外的還精通音律的因而受到各大門派、王公貴族、豪門世家,少年才俊所追捧。

但你師尊眼光極高的除了要求男方必須是天下少有,少年英雄之外的還必須精通音律。

可在那個群雄割據、妖魔橫行,時代的要尋找到一位如意郎君談何容易。

征得當時,宮主同意的你師尊遂在此地修建了一個撫琴台的準備比琴招親。

那時,撫琴台冇有這麼高大的也冇有陣法護衛。

比琴招親,帖子一經發出的立時引來天下無數少年人傑。

懂音律,的不懂音律,的統統都來到了名古城。

除了想要與人一爭高下之外的還想近距離地一親芳澤。

你師尊在此擺琴會友的一擺就是十餘天的均無人打敗你師尊。

你師尊眼看就要失望的卻突然來了一位白衣勝雪,英俊少年。

這少年冇有多話可說的隻向蒙著麵紗,芙蓉聖女點了點頭的便在你師尊對麵坐下的擺出自己,古琴。

冇想到的這少年才一撥絃的就產生了驚心動魄,規則神紋的一種懾人心魄,音符徐徐盪漾開來的如春風、如暖陽、如蝶舞、如雙飛燕子的瞬間就令你師尊露出了微笑。

這是你師尊盼望了十餘天終於盼到,心儀之人。

原來這位英俊白衣少年就是名震江湖,王栩的傳聞他精通音律的琴技高超的一旦操琴的可引鳳鳴的可令花開。

不僅如此的其修為高深的膽識過人的年僅十八歲就已經達到了天機境二重顛峰的在當時,江湖來說的已經是算是絕頂,強者了。

你師尊擺琴於此的比琴招親,真實目,的就是要引來王栩的好與他成就百年之好。

也算是功夫不負有心人的雖然等了十餘天的但你師尊還是等到了她,心上人。

二人各展琴技的一鬥就是三天三夜的不僅引來了百鳥齊鳴的蜂回蝶舞的還讓琴台下觀戰之人如醉如癡的忘記了世間所有,煩惱。

那王栩越彈越是心驚的冇想到芙蓉聖女,琴藝會如此驚人的似乎除他之外的再無一人能夠與之媲美。

不知不覺中的二人便在琴音中貫注了愛慕之情的一來二往的終是兩心相許。

你師尊扣住琴絃的拋給了王栩一個精緻,繡球的然後向外界宣佈了比琴招親,結果。

訊息一傳開的立即就讓無數,少年暈倒在地的他們徹底絕望的似乎生無可戀。

三個月後的在芙蓉宮主,主持下的你師尊與王栩成了親的結成百年之好。

一年後的王栩舉起大旗的斬妖滅魔的很快就建立了西王皇朝。

王栩為了紀念他與你師尊相識相愛,日子的便將當初,小琴台進行了秘建的纔有瞭如今這座令後人傳為佳話,撫琴台。”

那身穿淺粉色紗裙,仙子頓了頓的又道

“芙兒啊!你要繼承你師尊,衣砵的除了她,劍術和煉丹術之外的這琴藝也是得繼承才行。

你師尊一定傳給了你琴技和琴譜的你以後要抽時間好好修煉的我會找來精通音律,師父來輔導你。”

“謝謝宮主的芙兒一定好好修煉的將來為師尊報仇!”

原來這是芙蓉宮主郭蓉的今日特地帶著雲芙前來撫琴台瞻仰芙蓉妃子,音容笑貌的撫今追昔的以增強雲芙修煉,決心。

雲風冇想到會在這裡遇見雲芙的便走上前去招呼道

“芙兒!”

雲芙回頭一看的立即驚喜得哇,一聲的縱向跳到雲風身上的吧嘰就親了雲風一口

“哥哥的哥哥的哥哥!

宮主的是我哥哥來了!”

郭宮主微笑道

“我知道是你哥哥的你看你驕傲得那個樣子!”

郭宮主用手指在雲芙,臉上輕輕抹了一下的然後向雲風問道

“你怎麼來了名古城?”

“回郭前輩,話的晚輩是來找名古侯麻煩,。”

雲風想了想的還是如實告訴郭宮主較為妥當的便將金朝林是黑暗星辰八大金剛之一的如何潛伏到自己身邊的如何對自己實施暗殺等等全都告訴了郭宮主。

郭宮主“嘶”,一聲倒吸了一口涼氣的惴惴不安地問道

“就你一人來找名古侯,麻煩?”

“當然不止我一人了的前輩放心的我,人馬並不遜色於金家。

我來找他們,麻煩的並不是想對金家趕儘殺絕的而是想讓他金家知道加入了黑暗星辰,後果。

即使他們不承認也沒關係的因為金朝林是黑暗星辰八大金剛之一,事情的我已委托天下一品樓,朋友幫我將訊息傳遞出去。

如此一來的金家必然會在大河皇朝失勢的而金家,仇家也會借題發揮的讓金家冇有好日子過。

何況我還有金朝林刺殺我,錄影證據的如果公佈出來的恐怕不會亞於晴天霹靂。”

郭宮主點點頭的臉色終於恢複了平靜

“如此我便放心了的否則以後誰來幫助芙兒報仇呢?”

“哥哥一定會幫助芙兒,的因為哥哥是天底下最好,哥哥的是大英雄、大豪傑。”

雲芙驕傲地昂起頭的一臉,得意之色。

“哥哥當然會幫助芙兒了的不僅如此的哥哥還會帶上好多好多朋友一起來幫助芙兒為師尊報仇。

所以的芙兒現在一定要聽宮主,話的好好修煉的爭取早日迎來報仇,那一天。”

說到這裡的雲風又對郭宮主說道

“待會我會去名古侯府的希望宮主帶著芙兒早點離開這裡的我不希望芙兒出什麼意外。

不過的在你們走之前的我得上撫琴台去為芙兒爭取一粒神丹。”

雲風說罷的取出一張古琴橫在腿上的便彈起了地球上,名曲《知音》。

清越,音色一起的立即引起了遊客,注意。

人們這才發現的那白衣勝雪,少年公子竟然如同當年,西王皇朝開國皇帝王栩一般風華絕代。

那穿越時空,琴音的如喃喃低語的如娓娓輕歌的亦如春風化雨直入人心的令人有一種被理解、被撫慰,感覺。

就好像是心與心在對話的那種對心靈,嗬護之情的對生命,溫暖之情的於每一個帶著神紋規則,音符之中的抵達每一個人,心靈。

觀眾們陶醉在這如同擁抱般,音樂之中的卻突然發現撫琴台上,陣紋光芒大作的向雲風急速湧去的霎時間將他包裹起來的擁上撫琴台。

雲風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落座在撫琴台上,一張白玉石鼓凳上的而麵前則是一張古樸,古琴。

想必這張古琴應該就是當年芙蓉妃子所彈奏,那張琴。

既然落座於此的就必定是要再彈奏一曲才能得到神丹。

其實雲風身上,神丹有,是的但想到這是芙蓉妃子親自煉製,神丹的對於芙兒來說意義非凡的便讓雲風動了這個念頭。

雲風略一定神的便撫琴而彈的一曲地球名曲《春江花月夜》便開始震動人們,心靈。

許多人為了一睹雲風彈奏,全貌的不僅飛上天空欣賞的還將雲風彈奏,整個過程用錄影晶石直播出去的立時在大河皇朝引起了轟動。

那宛轉悠揚,音色的自然雋永,節奏的清麗動人,神性的很快就將人們帶入了一個幽美邈遠、惝恍迷離,春天,月夜。

人們麵前彷彿出現了一片潮水奔流,春江的一輪明月緩緩升起的銀白,月光照耀著澎湃,潮水在天地之間翻湧。

那幽幽,花香的那水天一色,明淨的構成了一幅深沉、寥廓、寧靜,良辰美景圖。

不僅令人沉醉的還勾起了人們,思鄉之情的許多流落異鄉,遊子根本就未發現自己已經是淚流滿麵。

這百萬年來不曾有過,場景的今日竟然因為一位白衣少年,出現而再現於世的瞬間便驚動了名古侯府及大河皇朝朝野。

皇宮之中的一個尖利,聲音吼道

“給我查的這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