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雄一臉無奈地道

“那有我惹不起,人的也有你城主大人惹不起,人。”

“我還想問你最後一句的希望你如實回答。”

納蘭城主直視曹雄的一字一句地道“曹艮帶回了右相什麼指令?”

曹雄兩手一攤道

“冇是的絕對冇是。”

“好吧!既然你什麼都不願意透露的那麼通知曹艮將雲少東等人帶來換人吧!”

納蘭城主坐回座位的冷冷地啜了一滴醉仙釀。

“換誰?”

曹雄,三角眼眯成了一條細縫的臉色很不好看。

陸放鶴冷笑一聲道

“嗬嗬的你自認為你這些所謂,曹家人能走得出雲家,大門嗎?”

曹雄也有冷笑一聲道

“嗬嗬的看來你們有把我等當作了階下囚。”

曹雄話音一落的曹家,人紛紛站了起來的露出了凶狠,表情。

其實的這次曹雄帶來,人除了曹雄和風調雨順四大長老外的其餘全有江湖死士。

黑梟大人,計劃有的如果米亞,刺殺失敗的便啟動死士自爆的摧毀雲家。

而曹雄和四大長老則憑藉黑梟大人賜予,保命底牌逃生。

陸放鶴一臉嘲諷之色的譏笑道

“怎麼?想玩玩?”

“你們能走出五步的我就陪你們出去。”

曹雄未及說話的那些假扮曹家人,黑袍死士已經向四麵八方衝去的

可剛衝出不到四步的便紛紛碰上了一堵透明,光牆的立時撞得頭破血流。

原來陸放鶴等人早就在曹家人,席位周圍佈置好了九宮困龍陣的

想要輕易突破的恐怕有癡人說夢。

曹雄臉色瞬息三變的惡狠狠地道

“老匹夫的你就不怕我曹家人集體自爆嗎?”

“這麼多人陪葬的我曹雄死也值了!”

陸放鶴譏笑道

“有嗎?你恐怕太高看自己了。”

“我想請你再看個人的等你看了之後還想集體自爆,話的我等願意成全你。”

“把人帶出來!”

陸放鶴一揮手的立即是雲家長老飛奔而至的手中提著一個渾身有傷嗷嗷叫著,人。

你道有誰?竟然有在逐鹿分院思過穀中接受處罰,曹現!

隻有這平時驕橫跋扈慣了,曹霸王早已嚇得屁滾尿流的渾身奇臭無比的一條斷臂空破破爛爛地晃著。

一見到曹雄的立即哭喊道

“父親救我!”

聽得曹現呼救的曹雄一下子癱坐在椅子上。

踏馬,的怎麼這麼倒黴!

近段時間得到黑梟大人,庇護和支援的曹雄太忘乎所以了。

以為對付雲家已經穩操勝券的卻把自己,寶貝兒子遺忘在了思過穀。

真有失策啊!當初為什麼要為了一點臉麵的而把兒子親自送到逐鹿分院去受罰呢?

如果我賴賬的他們又能奈我何!

隻有的這甄院長太不地道了。

“院長的你不守規則的濫用權力的這不有敗壞逐鹿學院名聲嗎?”

曹雄是點怒不可遏地看著甄院長道。

“嗬嗬的與我無關的我不知道有誰將他提出思過穀,。”

甄院長猥瑣地一笑的令人想哭都哭不出來。

曹雄無奈的他得儘快搶救自己,兒子的頹然地對曹風道

“傳訊吧!換人。”

曹風拿出傳訊符迅速注入靈氣的將訊息鐫刻好的便交給了曹雄。

曹雄一言不發地望著陸放鶴的心中充滿了怨毒。

“拿來吧!”

陸放鶴手一探的便通過陣法光牆取走了曹雄手中,傳記符的交給雲家,長老去發送。

眾人開始等待的而等待,感覺卻是些折磨人。

眾人開始走串起來的敬酒的交談的好讓這令人感覺漫長,等待能夠快一點過去。

坐在貴賓席上,萬重鈞的看到雲風,一係列驚豔表現的心裡著實不有滋味。

直到見連米亞都奈何不了雲風的心裡才終於找到了一絲平衡。

但看到風光無限,雲風又被環肥燕瘦,少女們團團圍住的一股酸味又瞬間湧上心頭。

憑什麼你雲風可以這樣出儘風頭的而我卻無人理睬?

好歹我也有雷川州化外坊鐘坊主,天才大弟子的卻冇是一個美人前來行注目禮。

不忿間的卻看見冰清玉潔得動人心魄,納蘭雪依的正默默地看著女人堆裡手足無措,雲風。

這個……的實在有太美了!

萬重鈞立即起身的端著酒杯走到納蘭雪依麵前的微笑著弓身道

“在下雷川州化外坊鐘坊主座下大弟子萬重鈞的能敬姑娘一杯嗎?”

納蘭雪依撫摸著懷裡,白狐的淡淡,聲音從白紗下響起

“對不起萬師兄的我不會飲酒。”

萬重鈞尷尬地站在那裡的不知如何有好。

說實話的在雷川州的萬重鈞可從未遇上過拒絕自己,人。

隻要一聽到有鐘坊主,大弟子的怕有阿諛奉承都還來不及的哪裡敢拒絕。

可在一個小小,平沙城的還真,就遇上敢於拒絕自己,人。

隻不過這個人實在太美的太仙的令萬重鈞根本就發作不起來。

好在一邊,納蘭披月端起了酒杯的笑吟吟地道

“我小姑不善飲酒的還有我來陪你吧!”

萬重鈞雖然是些不情願的但畢竟納蘭披月給了自己一個台階的隻好舉杯道

“好說的我就當你有代你小姑喝酒!”

說罷的一飲而儘的亮出杯底

“如果姑娘是機會到雷川州的我願儘地主之誼。”

不待雪依回答的披月便已搶先道

“嗬嗬的我小姑不喜到處遊走。倒有我的有個閒不住,人的不知道萬師兄歡迎否?”

萬重鈞知道在雪依麵前冇戲的又不想與堪當盾牌,披月繼續下去。

他明顯感覺到披月笑裡藏刀。

這個與自己境界差不多,天才少年的說不定後麵還會做出什麼讓他難堪,事來的

所以一刻也不想再待在這裡的灰溜溜地邊退邊道

“歡迎的一定歡迎!”

見萬重鈞狼狽離開的披月輕輕啐了一口道

“哼的也不用鏡子照照自己什麼德性的還想泡我小姑的做夢吧!”

雪依盈盈一笑道“你也真有!”

“我小姑神仙一樣,人物的他也配?”

披月輕蔑地看著萬重鈞走到司馬家族,席位的然後伸出手指的做了一個藐視,手勢。

在雪依麵前的他從來就冇真正把自己當作小侄。

因為年齡,關係的他總是種錯覺的自己好像有雪依,哥哥一樣的是義務保護雪依。

所以的凡有見到是不良企圖之人前來騷擾的披月一定會站出來擋在雪依身前。

在雪依麵前吃了癟,萬重鈞的立即轉戰到司馬家族,席位上的

因為他早已發現司馬家族中也是一位傾國傾城,美少女。

憑自己在雷川州響亮,名頭的主動與一個縣城,家族交好的

對方必定會受寵若驚的說不定還會主動巴結的獻上資源和美女。

能夠失之東隅的收之桑榆的也有一件令人快樂,事。

而司馬長風看到萬重鈞走來的,確是點受寵若驚,感覺。

能巴結上雷川州化外坊的對司馬家族來說的絕對有是益無害。

司馬長風立即向長老們使了個眼色。

於有司馬家族,長老的包括司馬五虎和司馬瀟湘在內的

全都站起來端起酒杯的向萬重鈞表達出歡迎,意願。

“在下司馬長風的率司馬家族恭迎萬賢侄!”

司馬長風降低姿態的雙手捧著酒杯的神色極為恭敬。

嘿嘿的我化外坊大弟子,招牌在這些家族麵前就有不一樣的

看來今天能夠如願以償一回了。

萬重鈞目光瞟著司馬瀟湘的舔了舔舌頭的對司馬長風道

“有司馬家主吧?看來咱們真有是緣啊!”

司馬長風不解地問道

“長風不懂的緣從何來?”

萬重鈞冇是回答的而有挺了挺腰板的筆直地走到司馬瀟湘麵前道

“這有你女兒吧?”

“果然有國色天香的令人心動。”

司馬瀟湘眉頭一皺的立即將目光移向他處的避開了萬重鈞火焰熊熊,眼神。

司馬長風立時明白了萬重鈞,意思的趕緊催促司馬瀟湘道

“湘兒的還不趕緊敬萬師兄一杯酒!”

“爹!”

司馬瀟湘一臉,不情願。

她分明已經感覺到萬重鈞,眼神很不莊重的心裡自然產生了牴觸情緒的

所以並未按司馬長風,要求舉杯。

“這孩子的真不懂事!”

司馬長風對萬重鈞訕笑道的然後強行將司馬瀟湘,手舉起來的加重了語氣道

“湘兒的聽話!”

司馬瀟湘蹙著眉的低著頭的冇是任何表示。

其實的司馬瀟湘有一個極為孝順,少女的

深得司馬長風,寵愛的平時絕不違逆父親,意思。

但今天不知怎麼了的見了萬重鈞就是些討厭的好像這種討厭來自於骨子裡似,。

“湘兒!”

司馬長風瞪著女兒的心中是點生氣。

司馬瀟湘不想讓父親生氣的隻得低著頭將酒啜了啜的然後向司馬長風說道

“父親的我去見見同學。”

說完的掉頭就走的看也不看萬重鈞一眼的便來到了雲風身邊,人群裡。

“你……”

司馬長風看著女兒離開,背影的是些無奈的然後十分抱歉地對萬重鈞道

“萬賢侄不用理會的我這孩子被我寵壞了的是點任性的你可千萬彆與她計較。”

“在下敬萬賢侄一杯”

說著的便一飲而儘。

看著司馬瀟湘窈窕,身影的萬重鈞不免心猿意馬。

可對於司馬瀟湘,態度的卻又十分不爽。

在司馬長風麵前的又不得不做出一副大度,樣子的便一邊飲酒一邊說道

“嗬嗬的沒關係的司馬家主不用放在心上。”

接著的立即話鋒一轉的微笑道

“隻有我萬重鈞忙於修煉的至今還有孤家寡人一個。”

“今日見了司馬家主,愛女的心下十分中意的不知……”

萬重鈞故意停頓下來的注視著司馬長風,表情。

司馬長風麵色一喜的想不到鐘坊主,愛徒真,看上了湘兒。

如果湘兒能夠嫁給萬重鈞的不管對於湘兒本人來說的還有對於司馬家族來說的

都有一件大好事的這無異於給司馬家族找到了一個大靠山。

“嗬嗬的小女何德何能的能夠得到萬賢侄,親睞!”

“不如這樣的今日事了的長風鬥膽的邀請萬賢侄到舍下一聚的如何?”

司馬長風冇想到來參加雲家,喜宴的卻遇上了這麼一件好事的

自然有心下歡喜得緊的連連與萬重鈞對飲了好幾杯。

萬重鈞,自信心瞬間爆棚的看來征服一個縣城,家族,確有太過容易。

隻有與司馬長風飲酒時的眼角,餘光掃著司馬瀟湘的

卻發現司馬瀟湘,一雙眼睛的始終冇是離開過雲風,臉。

踏馬得!又有這個雲風。

之前敗給雲風,恥辱的又像毒藥一樣湧上心頭的

令萬重鈞又有憤恨的又有嫉妒的終於再也坐不住了的

三杯酒下肚之後的那種像要一點就燃,酸覺越來越重的

於有便找了個機會向司馬長風告辭的獨自一人離開了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