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聲音落下,葉陽猛然轉過頭。

一道身影淩空而知,陸九塵手握陸九劍,迅速地衝向了杜赫爾的車。

在陸九塵的身後,範勁、陳八甲、神火、神鷹以及湛盧也都在第一時間,衝向了葉陽和曲玲瓏這邊。

幾人一進入戰場,場麵瞬間發生改變。

一連串的破空聲響起,範勁直接擰斷了其中一個人的脖子。

神火和陳八甲兩人,幾乎也在同一時間,乾掉了兩個人。

“你們怎麼來了?”葉陽開口問道。

神火一笑,回道:“這麼大的事兒,我們能不來嗎?廢話先不說了,老葉,你去救人。”

葉陽點了點頭,直接離開了戰場,朝杜赫爾的車追了過去。

陸九塵和葉陽一前一後,重拳轟翻了對方幾輛車後,已經逼近了邁巴赫。

突然間,杜赫爾從汽車的天窗探出身來,手中端著一把槍接連朝葉陽開了三槍。

葉陽伸手接住子彈,幾乎是同一時間,陸九劍立刻騰空而起,瞬間便斬下了杜赫爾的腦袋。

咣噹!!

葉陽雙腳穩穩地落在了邁巴赫上麵。

司機在這個時候一陣著急,快速地打轉著方向盤,汽車瞬間失控,朝著天橋衝了過去。

天橋的人行道上,當汽車衝來的那一刻,一群行人發出了一連串的尖叫聲,萬分驚恐地看著衝來的汽車。

不少行人都被嚇傻了。

陸九塵匆忙喊了一聲:“葉大哥,快救人。”

葉陽踏步而上,直接衝進了汽車的正前方,用自己的身體硬生生的擋住了失控的汽車。

車距離人行道不足一米的距離停了下來,發動機狼煙滾滾。

陸九塵衝了過來,一拳轟碎了車窗,將司機從汽車內提了起來,直接擰斷了他的脖子。

很多人圍了過來,一時間不少手機被舉起,正對著葉陽和陸九塵錄像拍照。

“這不是天域戰隊的葉陽隊長和陸九塵嗎?”

“冇錯,是他們。”

“是葉神救了我們!”人群驚呼四起,相機的快門聲不斷。

葉陽和陸九塵則冇有時間在意這些,直接拉開車門。

葉陽探身進入車內,後座上的林哺音渾身顫抖,驚恐地盯著葉陽。

“跟我走。”葉陽一把抓住了林哺音,開口道。

林哺音象征性的掙紮了幾下,但她的身體根本就使不出任何力氣,被葉陽從車裡帶了出來。

葉陽將林哺音身上的鐵鏈扯斷,衝陸九塵道:“九塵,你留在這錄個口供,一會兒到醫院去找我們。”

“是,葉大哥!”

葉陽冇有多留,帶著林哺音往燕南第一醫院趕去。

神火、範勁等人結束了那邊的戰鬥,也都跟上了葉陽。

當來到醫院,葉陽便將林哺音送進了手術室。

而林哺音的手術,是由葉陽親自主刀。

林哺音的體內有約莫十三顆子彈,這些子彈分佈在她的全身上下,葉陽用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纔將這些子彈取了出來。

隨後,根據林哺音的血液檢測,正如葉陽所說的那樣,她被注射了阻止肌體自我修複的藥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