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份合同厲肖南和徐勝楠的手裡各有一份。”

顧清墨緩緩的站了起來,他起身走到辦公桌前,拿起了那一份滿是褶皺的合同。

他把合同的褶皺平了平,遞給了林伊然。

接過合同的林伊然愣了愣。

合同上的褶皺已經可以看出來,顧清墨和徐勝楠剛剛經曆的不隻是談話。

想必這份合同,已經被團成了一團。

如果換做是厲寒軒,想必這份合同已經被厲寒軒撕碎了。

可能徐勝楠也會一樣被撕碎......

拿起合同,林伊然認真的看了起來。

前麵確實冇有一點問題,偏偏這一條特殊的條約在正中間。

如果徐勝楠選擇繼續看下去,一定會看到這一條。

可惜她喝多了,毅然決然的選擇相信厲肖南。

厲肖南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徐勝楠推進了他的陷阱裡。

顧清墨坐回了椅子上,他皺著眉頭看向林伊然手裡的合同。

揉了揉有些陣痛的太陽穴,他平靜的開了口,“我們現在隻有兩個選擇,一是選擇繼續新品釋出會的舉報,並且在這中間和厲肖南打官司。當然,這場官司不出意外的話,一定會失敗。”

林伊然放下合同,“第二個選擇呢......”

顧清墨長舒了一口氣,麵色平靜,“第二個選擇,就是放棄現在全部的設計,隨便找一些垃圾設計去參加新品釋出會,然後將這些設計權給厲肖南和厲氏娛樂。”

隨便拿出幾個設計?

林伊然皺了皺眉。

她所有的合作夥伴和敵人,都在等著看她這一場釋出會的作品。

現在拿出一些不太喜歡的設計來應付,林伊然是不想這樣做的。

林伊然有些憂愁的站了起來,走到一旁的陽台,她雙手拄著窗台的邊沿。

看著林伊然的情緒變得低沉,顧清墨自責的閉上了眼睛。

他用力的錘了一下眼前的桌子。

太過用力導致茶幾晃了晃,在他麵前的杯子也隨著茶幾的晃動微微動了幾下。

顧清墨滿是愧疚,他低著頭,情緒也逐漸低落,“我知道這樣做,會對不起我們為了新品釋出會的努力。隻是把那些大家辛辛苦苦設計出來的作品讓給厲肖南,我捨不得......”

林伊然緩緩的回過身,“這份合同是厲肖南準備的,即使去打官司,我們也不占優勢。”

顧清墨忽的抬起眼眸,“所以隻能用第二個辦法了。”

“我們不是隻有這兩個辦法。”

林伊然背靠在窗台前,看著顧清墨緩緩的歎了一口氣。

眼前這個溫潤如玉的男人如今變得疲憊不堪。

一身乾淨的冇有褶皺的白色襯衣穿在他得身上,也難掩他今日的疲憊。

顧清墨眼裡的愧疚和發自內心的擔憂,林伊然都看在眼裡。

厲肖南想憑藉著一份合同把林氏集團和me服飾的努力全部冇收,林伊然也隻能去想彆的辦法。

顧清墨口中的兩個辦法,林伊然一個也不想選。

她從口袋裡拿出手機,在螢幕上點了兩下。

事到如今,林伊然隻能選擇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