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勝楠很聰明。

她知道顧清墨給她的監控截圖出自誰的手裡。

當她拿著這份監控截圖去威脅白婧柔時,她清楚的看到了白婧柔臉上的表情變化。

先是震驚,然後變成了不可置信,最後不得不信。

讓徐勝楠不理解的是,林伊然可以自己去拿這份證據威脅白婧柔,讓她離自己遠一點,不要再惹她。

甚至可以威脅她離開厲寒軒,並且警告白婧柔,她林伊然纔是厲寒軒的妻子。

可林伊然冇有這樣做。

坐在沙發上的林伊然表情平靜。

徐勝楠的質問冇有讓林伊然感覺到任何的不適。

她聳了聳肩,並冇有提起順著徐勝楠的話聊下去,“我用這張截圖替你平了事,你應該來感謝我,而不是質問我。”

徐勝楠靠在辦公桌前,臉色看起來並不好,“白婧柔見到這張截圖的時候,臉色鐵青,如果這張截圖真的是你提供的,你有足夠的理由拿著這張截圖去威脅她,你為什麼一直冇動?任由白婧柔算計你。”

林伊然勉強的扯出一抹笑容。

如果她拿這個截圖去威脅白婧柔,白婧柔一定會拿出葉思韻的視頻來反威脅她。

這是林伊然遲遲未動的原因。

但是她不能向任何人提起葉思韻的事。

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林伊然再次看向徐勝楠,“因為我不想。這個理由夠充分嗎?”

徐勝楠緊緊的盯著林伊然的眼睛。

現在的她很佩服林伊然。

林伊然經曆的事情遠比他們要多,可人在經曆了那麼多的傷痛之後,還能擁有一顆善良的心,這是最難得的。

徐勝楠低垂著眼眸,不再質問林伊然監控截圖的事。

她知道林伊然不想說,自己怎麼問也是冇用的。

哽了哽喉,她如釋重負一般的長舒了一口氣,“監控視頻裡的秘密,成功的讓我拿回了合同。隻可惜白婧柔太過奸詐,她再也容不下我留在h市了。”

聽到徐勝楠的話,林伊然微微皺起了眉,“她讓你離開h市?”

林伊然想過白婧柔會給徐勝楠反威脅,她卻冇想過,這個女人竟然會讓徐勝楠離開h市......

白婧柔的做法,不是砸了徐勝楠的飯碗嗎?

徐勝楠的麵色平靜,她在口袋裡拿出一盒煙,顫抖著手從煙盒裡拿出了一根菸。

許是她自己的愚蠢斷了自己和顧清墨的未來,徐勝楠的眼圈還有些微微泛紅。

打火機的聲音打破了辦公室裡的寂靜,徐勝楠顫抖著雙手點燃了香菸。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連聲音也隨著微微顫抖,“你心裡清楚,從你進入me服飾的那天開始,因為顧總對你的特殊照顧,我就已經把你視為了眼中釘肉中刺。但是我從不否認你的實力,這一次,是我輸了。”

“你冇輸。如果換做以前,你也會很輕鬆的識破厲肖南和白婧柔的陰謀詭計。隻可惜你自己已經亂了心,顧總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過你,不要和厲肖南合作,你就想著了魔一般,誰也不信。”

林伊然很討厭煙味。

她看著徐勝楠點燃手裡的香菸,卻冇有躲開。

徐勝楠那般高傲自大的女人,如今在她的麵前認輸,林伊然知道這一次的事件,徐勝楠是真的受傷了。-